浙江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浙江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09 16:50:2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说,听到“封城”,有些失望,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,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,“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,呆在家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城人:“待太久了,觉也睡够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,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,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,伸向远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,“免费不免服务”,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,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,便于清洁车辆轮胎;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、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,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。有时候,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、登记信息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19日,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,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。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,但当天一早醒来,发现武汉封城、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,“全副武装,心里都是吊着。”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,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说,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,劝导居民少出门、不聚集、戴口罩,也一直关注着疫情。看到数字降为0,各个地方陆续解封,“我当然很高兴,我们湖北人很高兴,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,一直在海南工作。春节前两三个月,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,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城这一晚,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。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,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。车里男乘客很激动,举起手臂狂喊“武汉加油”。